控股股東還清占用資金不改“管理層失職”,紅太陽投資者可申請賠償

紅太陽(000525)自曝控股股東占用上市公司巨額資金后,已踩著約定時間將占資全部歸還。律師認為:大股東將公司當做“提款機”,這意味著公司管理層集體失職。被蒙蔽的投資者,有權提起民事索賠訴訟。

占用資金高達46億元

紅太陽資金占款事情的第一次公開是2020年4月29日,公司發布《2019年主要經營業績》中,自曝了大股東南京第一農藥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南一農集團”)巨額占資信息。

公告顯示,南一農集團及其關聯方報告期新增占用金額為46.84億元,報告期償還總金額為17.67億元,期末數為29.17億元,預計償還金額為29.17億元,預計償還時間為爭取2020年5月28日前,預計償還方式為包括但不限于通過現金償還、有價值的資產處置、股權轉讓等方式。

紅太陽在公告中同時提示了風險:若未能按規定妥善解決并消除對公司的影響,可能會導致審計機構對公司2019年度報告出具非標準意見的審計報告,公司股票可能會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或退市風險警示。

對此,深交所立即發去了問詢函。5月19日,紅太陽在回復深交所問詢時披露,南一農集團及其關聯方于2019年1月7日至2020年2月12日期間先后98次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用于代償銀行貸款,占資金額累計達47.63億元,日最高占資余額為29.72億元。

大眾證券報記者發現,紅太陽在近一年公告中從未提及控股股東有占用資金的情形。從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4月28日,公司歷次公告中均承諾“公司報告期不存在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對上市公司的非經營性占用資金”。公司3名獨立董事還就2019年半年報中“不存在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占用資金情況”進行專項核查并發表獨立意見。

踩著5月28日的最后時限,紅太陽發布公告稱:5月21日-5月28日,公司名下賬戶收到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通過銀行轉賬歸還的公司非經營性占用資金12.56億元。截至公告出具之日(2020年5月28日),公司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對公司的非經營性資金占用余額降至零元。

歸還資金不影響索賠

有投資者致電大眾維權易欄目咨詢:“紅太陽的大股東及其關聯方長期違規占用上市公司,在這個事件中,大股東違規占資需要負什么責任?大股東目前已踩點歸還,是否可以免于追責?投資者如何維護自己的權利?”

紅太陽在控股股東占用資金期間,股價最高達到18.63元/股,4月29日自曝占款事件時,收盤價為10.19元/股,跌幅已高達45.3%。收違規事件影響,公司股價持續下跌,截至發稿時,收盤價僅為8.9元/股,使投資者遭受巨大損失。

大眾維權易欄目組律師認為:大股東違規占款涉及多方面法律問題。一方面,雖然上市公司管理層多為大股東所委派,但在法律層面上,公司高管應對公司負有忠實義務,公司高管應當維護公司利益,而不是維護公司大股東的利益。大股東可以肆意將公司當做“提款機”,這意味著公司管理層集體失職。公司其他股東可根據《公司法》149條的規定,追究高管的法律責任。大股東償還款項只對公司損失金額的界定有影響,并不影響公司管理層集體失職行為性質的認定。

另一方面,大股東違規占款未及時披露,已涉嫌構成信息披露違規。上市公司、相關公司高管及大股東,有可能因此遭受證監會的行政處罰,被蒙蔽的投資者,亦有權提起民事索賠訴訟。無論大股東是否歸還占款,都不影響投資者索賠的權利。根據目前公開的信息,初步判斷可索賠范圍為2019年1月7日至2020年4月29日買入紅太陽,且截至2020年4月29日仍持股的投資者,可以通過微信公眾號“大眾證券報”(特征碼:16016)報名登記。

值得注意的是,紅太陽實控人楊壽海近日被曝出成法院“被執行人”。最高法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楊壽海于4月27日被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法院為廣東省河源市源城區人民法院;4月29日,楊壽海又被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記者 許立婷

掃碼即刻報名維權索賠

十大暴利最赚未来赚钱模式 中超26轮直播 北京pk拾赛车网址是 大嘴棋牌手机下载苹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技巧 股票该怎么玩 河南22选5今日开奖号码 大圣捕鱼下载 东北麻将二八是什么意思 内蒙古十一选五玩法技巧 北京快3开奖手机版